封面话题 Cover Stories 为迎合高净值人群不断升级的需求,酒店和旅行社正努力为游客提供具有当地文化色彩的体验、更具温度的奢华旅行。

有温度的奢华旅行

林伊 /
58974

多样化产品让旅行更有趣

随着高端游客需求的变化,旅游产品也越发多样化,并显现出了一些新的特征,中国高端旅游者开始更精细地为自己的旅行划分目的性,例如远征探险、医疗旅行、海岛蜜月等,让旅行更加有趣、有内涵。

黄宇坦言,这次参加ILTM,就很想寻找一些医疗健康、抗衰老、体检方面的合作伙伴。对高净值的人群来讲,健康是最重要的,国内医疗资源有限,大多高端客户的年龄恰好有这些方面的需求,所以这次想寻找一些像瑞士、美国等地的抗衰老的项目。此外还想找一些探险类的,一些更有趣的玩法。“其实我觉得核心就是怎么样让客户成为一个有趣的人,怎么样安排一个让他体验之后觉得有趣的一件事儿。其实现在很多高端客人都希望得到内心的释放,所以就要给他们制定更有趣的行程。”

其中,探险旅游成为奢华游产品的一个新趋势。据《中国奢华旅游白皮书》显示,环游世界和极地探索是中国高端旅游者未来三年最期望的旅游主题,分别占比43%和36%,轻度冒险(26%)紧随其后。在高净值人群未来三年想尝试的活动中,骑马、冲浪和帆船成为前三个活动,第四是艺术品收藏,第五是滑翔伞,其他还有马拉松、攀岩、蹦极和辟谷等。相比于过去几年休闲度假的一枝独秀,中国高端旅游者的探险精神正在逐步崛起。80后年轻一代旅游者对于非洲和极地的渴望在逐步增加,相比去年的23%和17%,今年分别上升到了36%和32%。

秘鲁旅游局对赴秘旅游的中国旅客的一项调查显示,对于探险类活动感兴趣的受访旅客比例从2015年的26%增长至2016年的44%。除此之外,他们对于与健康、贴近自然的生活方式相关的体验也显示出更高的兴致。

Oceanwide Expeditions始于1993年,是最早做南北极游轮的船舶运营商之一,同时也是国际南极旅游经营者协会和北极探险邮轮运营商协会的成员,其东南亚业务代表叶佳京告诉记者,近两年,中国游客前往南北极的游客逐年增多,并有年轻化的趋势。“四年前,去南北极的中国游客中很多都是退休人员,这两年我看到很多30多岁的游客,而且男女比例相近,他们也有一些变化,例如更加国际化,更加有礼貌了。”叶佳京说,除游轮外,极地帆船也十分受欢迎,在帆船上的体验更加与众不同,“有种海盗的感觉”,也非常适合拍照。在南极,有丰富的海陆空活动等着游客去探索,岸上游轮、散步、野生动物观赏和冲锋艇巡游项目都已包含在船票中,此外乘坐极地直升机也深受游客喜爱,直升机可以直接从游轮上起飞,并带游客去一些徒步无法到达的地方,那里有更美丽的景色,也可以更近距离地观察动物。此外,游客还可以选择南极露天露营,露营组会在晚餐后登岸,在早餐前返回穿上,并提供专用设备。此外还有潜水、滑雪、登山、皮划艇、摄影等不同的项目。

在ILTM展会中顶级奢华游轮银海邮轮的展台上,铂涛集团银海邮轮中国合作总部品牌CEO 刘月娟告诉记者,银海邮轮的探险之旅可以为游客提供不同以往的经历,比如前往北极熊的领地,欣赏北极的原始景色,或去见证南极和亚南极群岛的野生动物,亦或是飞往南太平洋原始古老部族,体验别样的风俗人情。与此同时还可以享受全包式服务。无论是海上巡游还是登陆游览,每趟旅程都会有多名资深探险专家陪伴游客,他们是各自领域的翘楚,会在船上开设讲座、组织研讨会、并作为导游带领游客乘坐冲锋舟、皮划艇或步行探险。所谓“全包式生活”,每间套房均会配备一名管家,全船供应酒水,还有免费Wi-Fi和免费岸上旅行,免费Haglofs风雪大衣等。

瑞士Ultima Gstaad酒店总经理Addree Oppenheim告诉记者,该酒店就有专门的医学美容中心,并因此吸引了众多女性游客,可以提供定制的医学美容服务、激光疗程、整形手术和日常美容等,专业医疗团队会为不同的客人量身定制不同的治疗方案,包括排毒、焕醒、全身检查、冷冻脂肪、肉毒杆菌毒素注射、PRP注射、DNA测试、脂肪爆破等,他看到了中国市场医疗旅行的需求,所以今年来参加ILTM,希望吸引更多中国游客。

奢华旅行挑战犹存

在中国,高端定制正在逐渐被认可和接受,成为很多人眼中的蓝海,但同时,这个市场也存在很多亟待解决的问题,面临诸多挑战。中国的高端定制社的毛利还不够高,中国人还没有为服务买单的意识,中国的高端定制市场还需要时间来培育。此外,随着定制社数量不断增多,一些企业户通过降低价格来获取客户,对市场了造成一定的干扰。高端客户基数与大众旅游相比还很小,但产品总是需要迅速更新换代。

至尊中国会是至尊中国投资公司旗下组织,致力于为中国高端人群及富豪阶层提供顶级品质服务,量身定做个性化的商务社交与私人生活服务,奢华旅游是其中的一个版块。至尊中国会总经理叶青表示,在西方国家,高端定制业务板块的毛利很高,定制社一方面可以从供应商获得25%的回佣,另一方面还可以获得客人15% 的服务费。但在中国,可以说从服务上拿回佣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中国市场还没有为服务买单的意识。较早入行的鸿鹄逸游、德迈国旅等一批高端定制旅行社在服务上有着自己的标准,也同时在捍卫这个行业的服务标准,这些旅行社有着很稳固和优质的客户基础,因此能够做到25%的毛利,可是这样的旅行社在中国不过十几家。随着互联网的透明化,目前高端定制旅行社的门槛降低了很多,不少业者从最早一批的高端定制旅行社出来另立门户,依靠价格让利等手段来建立自己的客源基础,但水平参差不齐,对市场会有一定的干扰。

黄宇认为行业的挑战一方面在于上游资源端,另一方面在于客户端。首先,定制社要不断获取新的客户,目前定制旅行还很小众,订单量还相对比较少,未来仍要在获客上发力。其次,高端定制的行程很少有重复的,大部分都是新设计的,团队没有足够多的人区覆盖全球目的地,客人想去的很可能就是公司之前没有安排过行程的国家,在这种情况下订单很少就会造成成本很高,并且要不断去全世界找到更好的合作伙伴来帮助丰富产品。

岳磊也有相似观点,他认为产品的更新换代需求是目前行业最大的挑战。很多高端消费者已经去过很多国家了,所以旅行社要不断给他们提供一些新的内容,新的亮点。“说实话,有时候我们作为旅游行业从业人员,甚至都没有那些旅游者见得多,这些见识也让他们有了更高标准的需求。产品的独特性很重要,而且要不断更新换代,这是我们的一个挑战。”

对于国际化的A&K而言,进入中国市场也存在一些挑战,张迪忠说,首先是国际化及本土化的平衡:团队配置将采用国际团队及本地团队联合,打造既适合中国客户的出行习惯,又符合A&K一贯以来的国际标准的旅程。此外,对于真正意义上的高端旅行,国内市场还需要有一段普及阶段,大家对于高端的旅行还是或多或少存在价格先入为主的观念,对“为服务买单”的认识有待提高。高端旅行市场尚处起步阶段,在产品、体验及服务方面也有着一定的完善空间。


More From Cover Stories 封面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