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 & A 加拿大旅游局(Destination Canada)总裁兼首席执行官David F. Goldstein(高思腾)近日接受本刊专访。

2018中加旅游年,契机何在

王宾 /

第42届加拿大旅游交易会(RVC 2018)在哈利法克斯降下帷幕,余音绕梁之际,高思腾先生畅谈他对中国市场的理解、加拿大旅游资源的丰富多样、冬季游市场的改善策略,以及个人的旅游心得。当然,工作目标也清晰异常:到2021年,中国游客数量达到120万。

Q: 加拿大有一条举世闻名的横穿境内的Great Trail,带给徒步爱好者非凡体验,请问您个人对此是否钟情?

A: 这是Park Canada的项目,目的是为国内和国际游客带来全新接触大自然的机会。作为加拿大旅游局,我们同他们有合作备忘录,并且非常高兴和乐意通过我们的平台加以宣传,毕竟非凡的自然风光是加拿大的旅游特色之一。

Q: 您非常推崇“从农场到餐桌”这一理念。除了有机农产品、自然风光、历史遗迹、对于中国游客而言,加拿大的吸引力还有哪些?

A: 通过市场调研,我们得知有几样东西能很好地打动中国游客。其中之一就是美食。当然,文化、探险、城市观光,这些都是中国游客喜欢的。各省会推出各自的特色美食,作为加拿大旅游局,我们负责协调推广这些技艺高超的厨师、令人垂涎三尺的餐馆和酒庄。我们会在这方面加大力度。加拿大美食的多样性与幅员辽阔和自身历史息息相关。在世界上我们获得过Beer and Wine大奖。如果留意,可以发现来自加拿大的美食美酒经常见诸世界各大报端。

Q: 加拿大旅游局力推的“非凡体验”(signature experience)让人印象深刻,其用意何在?

A: 每一处非凡体验都有明显的标示,遍布加拿大境内,从钓鱼、徒步、野营、观赏野生动物到城市观光等等。由于加拿大领土广袤,游客不可能通过一次旅行就遍访全境,就算花上三个星期也不够。游客可以按照地区一个一个来,多来几次。对于中国游客而言,我们想让他们知晓加拿大的独特之处,和我们的邻居美国并不雷同。

Q: 您之前的工作经历突出强调旅游业作为加拿大出口服务的重要性。您是否依然对此认同并如何贯彻执行这一策略?

A: 在这方面我们得到联邦政府的广泛支持,从部长到各省的州长和旅游局长,甚至我们的总理对此也有积极的参与。不止是在语言表达上,实际行动也有具体体现。从2014起,相关预算从5800万加元(近2.9亿人民币)增加到9500万加元,增加了42%。在旅游基建方面加拿大政府持续投入资金,我们的目标就是成为世界级旅游目的地的有力竞争者,对此我信心满满。除了联合推广之外,我们正在做大数据分析,将有针对性地给不同市场的游客群提供特制旅游讯息和产品。当游客来过加拿大之后,我们会继续推荐,目标是让他们再次选择我们。

Q: 您认为对于中国游客而言,排名前三位的旅游亮点是什么?

A: 大自然、多元文化、热情的加拿大人。

Q: 近些年,旅游销售渠道是否发生变化?传统旅行社还在扮演重要角色吗?

A: 这由市场决定。是的,销售渠道正发生深远的变革。不同的市场改变的节奏也不同。以德国为例,还是较为依赖传统的旅游交易会和旅行社。但据我了解,虽然一方面中国的传统旅行社仍在发挥较大作用,但同时OTA发展得更为迅速。加拿大旅游局在过去几年内密切随着这种变化做出相应调整。但不可否认,旅游交易依然重要,比如这一次,有100多名中国买家来到现场。另外,我们非常重视数字传播,因为从那里获得的信息是海量的,可以有效甄别市场动态,从而转化为实际的购买行为。我们在每个市场进行推广时,都会做好两者的平衡。我们会考虑到消费者、b2b、旅行社和媒体宣传。我们还会判断在不同的市场,传统媒体和数字媒体的配比。而在旅游交易会中,我们会考虑传统旅行社和OTA的比例。我们有一个总的全球推广计划,也会根据不同的市场情况做出相应调整。比如,澳大利亚和中国市场的情况就非常不同。澳大利亚以传统为主,而中国的OTA市场发展得非常迅猛。

Q: 对于吸引中国的千禧年年轻游客,加拿大旅游局有何高招?

A: 我们会加强对他们的数字营销,在相关渠道上讲述吸引他们的加拿大故事,让他们对这个国家有更进一步的认识。加拿大不仅有值得深度探索的自然奇观,还有更多新奇的事物等待探究。对我们而言,千禧年游客有两点对我们很重要;其一,他们的消费力很强;其二,他们是潜在的能多次游览加拿大的游客,旅行是他们的生活方式。三十岁左右的中国游客一生有可能会到访加拿大三到四次。我并不担心他们首次来加拿大旅游,我希望加拿大能成为他们旅游清单上的常客,是他们愿意再次重返的旅游目的地。我想表达的是,加拿大不是一个寒冷(cold)的旅游目的地,而是一个很酷(cool)的国家。

Q: 中加之间距离遥远,这一点如何克服?

A: 旅游一般先从国内开始,然后是周边国家地区,随后再考虑长途旅行。对中国游客而言,东南亚、澳洲等会有地域优势,而像加拿大这样的长途旅行,对于部分已经历过周边国家游的游客而言,正是他们理想的目的地,作为对他们辛苦工作的回报。这种情形在20年前的日本就曾出现过。中国的中产阶级人群达到2-3亿,并且仍在不断增加,而持拥有护照的人数不到1亿,这都表明对于加拿大这个目的地国而言,我们还有巨大的潜力可挖掘。我们的目标是到2021年,吸引120万中国游客到访加拿大。我很有信心实现这一目标。

Q: 在共享经济大行其道的今天,加拿大的诸多资源供应商是否会形成群雄逐鹿的局面?

A: 我认为有多样化的选择是件好事。游客希望能有不同的选项,但同时,作为一名国际游客,也不太可能通过app完成所有的预定和服务。他们通常对品牌较为敏感,因为这可以给他们带来预期的服务品质。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帮助游客旅途更顺畅,并增加当地的吸引力。比如在支付环节,我感兴趣的是如何推动当地供应商能用AliPay和微信支付这些中国游客熟悉的电子支付手段。我和团队的工作就是尽一切努力让中国游客来加拿大旅游变得更方便、更舒适,去往加拿大境内的更多地区探索。

Q: 目前,冬季到访加拿大的中国游客数目有限,如何改变这一局面?

A: 我有幸在随团访问中国时聆听习近平主席和李克强总理的讲话。习主席提到让更多中国人参与冰雪运动,并询问加拿大在这方面能起到怎样的帮助。我们现在正推动两国间冰雪界的互动合作,加拿大有非常丰富的世界一流的滑雪资源,必定能起到积极作用。

Q: 在日常工作中,您常用的方法是什么?

A: 我会经常和中国同事沟通,因为我相信最了解情况的永远是当地的实际操作者。每年我们都会有两三次机会让中国同事为加拿大资源提供方介绍情况,这样才能更好地了解中国游客的动态,把握国内情况。我一年会去亚洲两次,每次待上两周时间,和同事们做充分的沟通和交流。


More From Q & A